马来女子英伦失踪之谜

45年前,马来西亚女青年西蒂·艾莎因成绩优异,获得英国政府奖学金,她带着满满的憧憬,与男朋友一起飞往7000公里外的英国伦敦经济学院留学。出生于马来西亚中部小镇日叻务、当年24岁的艾莎可能从未想到的是,英国深造之路不仅改变她的一生,也让家乡的亲人牵肠挂肚了一辈子。原本为艾莎到英国留学感到高兴的亲人同样没有想到,艾莎一别,很快就与家人失去联系。艾莎犹如在人间消失,无论家人如何努力,皆无法获悉艾莎的生死。

被囚禁30年?

2013年11月下旬,当全球媒体报道英国警方在小镇救出3名被“禁锢”长达30年的妇女时,其中一人是马来西亚妇女。虽然警方没有公布获救者的名字与图片,在家乡日夜思盼艾莎音信的姐姐卡玛脑海中立即闪过艾莎的名字,她直觉地相信此人就是她已失联多时的妹妹。现年73岁的退休老师卡玛不假思索,飞往英国,希望能确定获救妇女就是其亲妹妹。卡玛带着一直保存良好的艾莎年轻时照片,她希望英国警方允许她与艾莎会面时得以以亲情打动艾莎,让艾莎与她一起回马来西亚,与家人团聚。

英国警方接获情报后,突袭伦敦南部一个社区,逮捕了70岁的巴拉·克里斯南夫妇,同时救出3名女子。她们分别是69岁的艾莎、57岁的爱尔兰妇女佐瑟芬和30岁的英国女子罗丝。印度裔的巴拉·克里斯南来自新加坡,上世纪60年代因被新加坡政府指控参与推翻李光耀政权而被剥夺公民权;与他一起被捕的是其坦桑尼亚籍太太。两人随后获得保释,而3名女子则由警方看管,以调查她们是否曾被囚禁。

卡玛否认妹妹艾莎被囚禁,而是在伦敦深造时期参与了极左组织而丢弃了家人与学业,专心其“革命事业”。她对艾莎还活着感到高兴,不过却对妈妈等不到艾莎的消息而过世感到伤心。她说,艾莎是母亲的掌上明珠,而母亲在临终时的遗愿就是要知道西蒂艾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卡玛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艾莎接回家,她哭着告诉艾莎:“我有足够的钱养活你,我在家乡为你准备了一间屋子,你可以在那里休闲过一辈子,什么都不需要做。”然而,表情坚毅的艾莎却告诉姐姐,她在英国还有很多事要做,英国需要她无论如何,艾莎答应,在警方完成调查工作后,她将会回马来西亚探望家人。

英国极左组织曝光

伤感的卡玛告诉媒体:“她(艾莎)看来很好,当我抱住她的时候,我知道她还是我的妹妹,我知道她体内流着的是妈妈的血。”由于会面地点禁止拍照,卡玛在话别前要求妹妹在她随身携带的小册子写下几行字,已经不会讲、也不会写马来文的艾莎在册子上以英文写道:“亲爱的家人们,我很高兴今天见到了卡玛姐姐,我很好,希望可以在近期内见到你们。”

艾莎事件也使在英国仍然存在的极左组织活动曝光,人们也无法理解。马来西亚公正党前任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表示,他于上世纪60年代在英国伦敦读书期间,曾接触过巴拉及艾莎等人。他说,当时他担任马来西亚人民党秘书长,正在伦敦经济院校修读硕士学位,并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巴拉·克里斯南及艾莎,当时还有两名马来西亚人跟随他们。

“当时正发生越南战争,越南、中国、美国及各国情况都处于瞬息万变的氛围,世界各地的学生社群也变得极为激进。”他指艾莎是名年轻及聪明的女子,对组织也极为忠心。他不认为艾莎是被“囚禁”,而是献身于她的组织与理想,而有关组织纪律严谨,这使她们充满了神秘色彩。

组织领导曾参与英共

个子矮小的巴拉是在1963年持着英国发给的奖学金到伦敦经济学院求学,当年他只有23岁。伦敦经济学院当年也是左派活跃的场所,巴拉很快就投身于左派运动。1968年,巴拉参与英国共产党,他在1971年与现任太太詹德拉结婚,定居英国。1974年因被指违反党纪,巴拉被其形容为“法西斯主义”的英共开除。巴拉与其追随者随后成立本身的组织。1978年英国当局对巴拉的组织采取行动,其书局关闭,一些追随者被遣送回国。巴拉与少数几人随后转向更严密的活动,似乎在人间消失,直至艾莎事件爆发。

马来西亚政府已表明不会对付艾莎,并愿意协助她回国。几个月后当艾莎踏上马来西亚的土地,她是否还能适应这块既陌生又熟悉的土地?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