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灯指间的温柔

(点击:584℃)

我今年28岁,很平凡的一个姑娘,上班、下班、相亲,一如生活在魔都的许许多多平凡的姑娘一样。

但今年我碰到了两件不大一般的事。一是在夜市里,我被迫买到了一盏煤油灯,竟然是会说话的所谓“神灯”,灯神说,能满足我三个愿望。二是我的一个同学去世了,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

参加葬礼为什么说成不一般的事呢?因为这个同学,跟我曾经暖昧过,我几乎觉得自己会跟他有所发展,但这段感情还没开始,就被扼杀了。因为那会儿他说要出国,说走就走了。

他叫陆兆惜,话不多,很闷骚的一个人,跟我同是摄影协会会员。我加入摄影协会,是在跟我的男朋友温辰分手那会儿,而陆兆惜被协会指派作为我的指导员,于是我俩就这样互相瞄上了。

好吧,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我俩是互相瞄上了,还是我自己一厢情愿,我们其实除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有些小暖昧外,并没有其他超出同学关系的接触。

说到最后一次见面,那会儿我并不知道会是最后一次见他。那是期末考试前夕,我外出买宵夜,遇到了他。他喝酒了,神态有些异常。我跟着他到了体育场,忽然下起了雨,我俩就十分狗血地坐一块儿避雨了。雨小了我要站起来,我又十分狗血地倒他身上了。既然已经那么多狗血了,不妨来得更猛烈些吧!于是愈加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他吻我了。

曾经我以为,这个吻会让我们变得不一样,但事实上,那天以后我再没见过他。

我想,或许,那只是酒精作祟。

参加完陆兆惜葬礼的那天晚上,我接到了温辰的电话,有些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

他看似随意地问了问我的近况,未了,说:“小慧,我明天可以请你吃饭吗?”

我说:“不,我明天要回家。”

他说:“那后天。”

我说:“后天已经有约了。”

他说:“再后天?”

他还是跟原来一样,这种姿态,不达目的不罢休。

说好听了是坚持不懈,但作为被坚持的对象,真是有些困扰。

我问:“你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他轻笑:“就是很久没见,想跟你聊聊。”

我想了想说“那下周六吧,你空的话,给我打电话。”

他应了,说“好。”

我挂上电话,倒在沙发上。

这时候被我放在茶几角落里的煤油灯忽然“轰”一下燃起一把火,一道嘿嘿直笑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这才想起来家里还有这么一盏与众不同的灯。

“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了。”它说。

我眉角抽了抽,考虑是不是需要去买个房屋意外火灾险什么的。

“我没点灯,你怎么会自己”我颤微微地说。

“在完成你的三个愿望之前,我随时可以出来。”火焰很骄傲。

“愿望”我琢磨着。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现在就需要一个男人!”火焰说,“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可以给你!书生型的,勇猛型的,雅痞的,你只要说!”

我摸了摸下巴,问 “什么愿望都可以?”

“都可以!”火焰可骄傲了。

我看着它问 “死人也可以复活吗?”

其实这话我说着的时候有些颤抖,没敢多想,就这么说了出来。

它却沉默了,这沉默的几秒钟,我都没敢呼吸。

“不能。”火焰说。

我仿佛松了一口气,倒头躺在沙发上。

世上总有天道人伦,虽然神灯是一个离奇的存在,但果然也无法打破既定的规则。

火焰似乎觉得很没面子,支吾了一下说:“你可以许别的愿,要钱要美貌要男人都可以。”

我摇了摇头,只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下了一个礼拜,到了周五下班的时候,我如期接到了温辰的电话,约了第二天中午在一家西式餐厅见面。

温辰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这么多年过去了,品味倒一直没变,看起来还是那么清爽。只是眉宇闻成熟多了,也仿佛深邃了许多。

见到他我总忍不住回想起当年他跟我说他要离开的情形,更多的不是他的表情和声音,而是我自己的痛苦和眼泪。

人的感情是经不住时间沉淀的,自从那个暑假我跟他复合后,感情也慢慢地越来越好,甚至我都想过毕业后要跟他结婚。虽然大学的许多情侣都会面临毕业后分手的局面,但是我想我们不会,因为我们都是本地人,都在本地读书,魔都这么个外人都想要留下来的地方,我们是不会放弃了去别的地方的。所以按理说,毕业后工作几年然后结婚,是顺理成章的。

可是我小看了男人的野心,也小看他了,或许魔都人民都觉得中国没有比魔都更好的地方,可是世界上还有比中国更好的国家。

于是温辰走了。

那段时间,我真的感觉天要塌下来了,第一次那么深切地体会道想要而抓不住的无奈。

可还是那句话,感情啊,敌不过时间的沉淀。

时间能浓缩感情,同样也能稀释感情。

就如我现在再次看到温辰,心中除了一丝缅怀自己的感伤,并没有更多的情绪了。或许我们之间剩下的,只是一声叹息。

“这些年过得好吗?”他问。

如果是以前,我会跟他说一句 关你屁事!不过现在,我只会笑笑,然后说还好。

这就是时光带给人们的所谓成熟,心里有了更多的包容。

“说你没变,却又变了很多。”温辰看着我道。

他这样专注的目光其实很勾引人,店里的灯光有些昏黄,气氛有些暖昧。温辰是个聪明人,想必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对女人的杀伤力。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饿了,这家店上莱真慢。”

他笑起来,还是笑那么好看。他见我不主动说话,顿了一下,又说:“以后能经常找你吃个饭,聊个天吗?”

我在心中,叹气,抬起头看着他,笑道:“你这是想追求我吗?”

他愣了一秒钟,眼中闪过一道光,反问 “可以吗?”

我耸耸肩,说:“我不可能再接受你了,温辰。”

“为什么?”

“你不配。”

温辰的脸色有点难看,而我也感慨自己到底还是不够成熟淡定,这话说出口,竞觉得很痛快。

说是不恨了,但当年的事到底还是让我十分不爽。

菜上来了,我举起筷子开始吃,也不客气。

温辰也不是当初的少年了,他那么温柔地看着我道:“小慧,对不起。”

我摇头:“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个人选择不同而已。”

温辰看似欲言又止,最后说:“至少,我们还能是朋友,对吗?”

我笑道“我们本就不是仇人,至少,还是同学。”

温辰似乎并不介意我换了个概念,他拿起筷子,开始跟我讨论这家菜的味道。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