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收音机

(点击:30357℃)

文/史良高

昔日的少年当时就趴在阁楼上,制作了一台矿石收音机。少年兴奋莫名,他幻想着,首先听到的许是女播音员字正腔圆的天气预报,抑或是一段振聋发聩的音乐?可任凭他如何拨弄,耳机就是默默无声。少年沮丧极了!那时的他,根本就不懂得电波如何传导,更不知道广播电台和偏远小镇的距离。

小镇很古老,街道两旁是清一色的店铺,粉墙黛瓦,斑驳陆离。黑黝黝的门洞里,每隔三五家就有一台罗马式自鸣钟,报时了,那种“当——当——”的声音,浑厚,绵长,此起彼伏。逼仄的小街,身着旗袍的女子步态婀娜,裙裾摇曳的少女娇波流慧,让古色古香的小镇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青春气息。然而,小镇没有一台收音机。

少年第一次知道收音机,是一大匣子,用红绸布盖着,陪同一位县里的官员衣锦还乡。一帮好奇的孩子远远地围着匣子,就像围着外星来的飞碟,乐!它与小镇医院里的留声机不同,不用唱片,无须手摇,能讲话,能唱歌。可惜,未等少年一睹真容,匣子已经远离了小镇。后来,还见过一种巴掌大的匣子,通体艳红,是省城工作的一位工人叔叔捎回的。叔叔不厌其烦,把耳塞逐一插进每个孩子的耳孔,让他们从小小的匣子里感受电波的神奇。整整一个上午,少年又蹦又跳,嘴里哼着匣子里听来的小曲。

从此,少年就有了某种渴望,朦朦胧胧。

城市里好好的,忽然闹起了这派那派的,还武斗,邻家念大学的二哥回来了。二哥傻乎乎的,连行李都来不及拿,却抱回了一兜无线电元件和一把小提琴。少年对小提琴兴味索然,就爱趴在桌旁看二哥将那些零件,一个一个固定到一块方方的三合板上,在煤油台灯上烧烙铁,“咝咝”地焊接触点,摆弄了足足一个星期,那台“敞篷式”收音机,居然嗤嗤喇喇地唱出了革命歌曲。

收音机,原来可以这样!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