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整容术

火焰首先是从一个窗口喷吐出来的,随着一夜未停息的山风顺势腾跃而起。没多一会儿,其他窗口也冒出了火舌,瞬时连成一片,顷刻吞没了整个建筑。

“着火了,着火了”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喊声,惊醒了天刚蒙蒙亮的山村。当人们从睡梦中跑出来时,“冰雪之家”旅店已在一片火海之中。

“赶快救火,救火”村主任朝跑来的人们声嘶力竭拼命地呼喊道,“快,操家伙端水,扬雪”

所有人在慌乱中就近找来工具,有的去接水,有的铲起地上的积雪撒向火中。

“赶紧给县消防队和镇里打电话,叫他们快来救火!”村主任一边交代,—边奋力扑火。

火,终于熄灭了。当县消防队仅有的一辆消防车沿着三十多里的山路啸叫着开到这里时,整座小旅店已变成了一片废墟。所有的东西都化为灰烬,剩下的是空旷的残垣断壁。从消防车上下来的几个消防队员抱着水枪快速跑进里面,将冒着残烟的地方浇灭了之后,全面勘查起来。

大火不是被村民们扑灭的,而是无可燃时自动熄灭的。在全村人的奋力抢救下,虽然没有扑灭“冰雪之家”旅店的大火,但还是阻止了火势向两边蔓延,保住了整个村子没被大火侵吞。

“昨天晚上这里共住了几个人?”消防队郑队长向村主任问。

“这个不知道。”村主任摇摇头。

突然从旅店东头传来喊话声。

“队长,这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郑队长调头直奔而去,一间仅剩四堵墙的标准间客房内,一具烧焦的尸体散发出阵阵刺鼻的异味。郑队长绕过脚下的两根钢筋轻轻走了过去,刚要蹲下认真查看时,又听叫声。

“队长,这里也有一具尸体。”

经过对火场全面清理,共发现两具尸体,同时还找到了两个活人。他们是侥幸从火丛中逃出来的。他俩是一对夫妻,来这里滑雪。据他俩讲,当天旅店有五个人,除了他俩,还看到有一男一女。还有就是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婆,是这家旅店的老板。消防队和有关人员随后将两具尸体运走,并再次对火场进行了更为详尽的查验。

“这的确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啊!”《古安晚报》的褚主编走进“社会·法治”部将一篇《城市之殇》稿子放到楚漫面前说,“这篇稿子虽然有些以偏概全,但它揭示了大量农民进城带来的一些负面效应,探讨了农民进城后的诸多问题,观点新颖,实不多见。”

“是的,我也有同感。”楚漫给主编搬过一把椅子。主编扶着椅子背说:“我看就发在你们版面的头条位置上吧。”

“这”楚漫犹豫了下,“也行,可以向社会展示一种新观点。”

主编肯定道:“还有作者要寻找失踪的姐姐,放到位置显着点的地方要好些,你说是不是?”

“是的。”楚漫点点头。

“好吧。”

《城市之殇》刊发了。文中虽然有关于农民进城问题的逆向思考,但问题是由作者姐姐进城失踪而引起的。她说姐姐仅有初中文化,由—个贫穷落后偏远的农村来到城市,只能靠从事一些低等职业生活在社会的下层。最让她痛心的是姐姐进城几年后突然地失踪了。将近一年多没有与家中联系,她出来到处寻找姐姐。尽管她对姐姐进城有不同看法,但她承认是姐姐拯救了整个家庭,是姐姐供她念到大学毕业。这几年她给家里寄来的钱数目可观,她不知文化不高的姐姐是凭借什么挣来这些钱的。每当姐姐寄来钱时,一种对姐姐职业猜测的不祥之感总是萦绕在她的脑际。现在,姐姐失踪了。她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又给报社写了这篇文章,并将姐姐的姓名和一些相关信息显示出来,让一篇寻人启事变成了一篇耐人寻味的文章。真可谓是一箭双雕。

《城市之殇》刊出一个多月后,作者艾琪来到了报社,她想了解报社是否收到有关姐姐的信息。

“你就是艾琪?”楚漫打量着眼前这个丽质清纯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女孩问。

“就是,”艾琪肯定道,“楚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9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