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的少年(2)

(点击:2078℃)

、地宫惊魂

三个人跟着穆显来到正殿,就见一位不认识的黑衣殿判正站在地宫的入口处,见他们来了,迎上前向穆显略施一礼,道:“殿监,仁火殿的剑童刚刚都通过了大试,还有一会儿功夫剑室就会自行关闭了。”穆显点了点头,对他说:“宗峦,这三个剑童要加考仁火殿之试。”然后,他转而对唐谧他们三人说:“快去吧,剑室的钥匙只有掌门人才有,他开门以后,一个时辰之内就会自行关闭,我希望你们三个人都可以过关。”

三人被叫做宗峦的殿判引至地宫的剑室门口,面前的一道石门被轻轻推开,三人便看见一个小小的石屋,屋中空无一物,只有对面墙上嵌着一道紧闭的赤铁门,门上左右各有两只衔环的黄铜门兽。

“里面那道赤铁门通入剑室,上面被施了术法,有人站到面前就会打开,一次只能进入一人,你们商量好谁先来,其余的就在小石屋里等着。”宗峦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石屋的门缓缓闭合,张尉看了看唐谧和白芷薇道:“让我先来吧,我如果都能被认可,你们两个就更不用担心了。”“大头,如果万一不成,你别怪”唐谧想说“你别怪我”,可是话到嘴边,她才惊觉自己怎会是如此没有担当的人,当真是有些恼恨自己了,心一横道:“不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姐姐我陪着你下山,闯荡江湖去!”“就是,你要是不成,我俩也不进去挑什么剑了,咱们三个就一起离开蜀山,结伴当无名无派的游侠去。”白芷薇也如是说。

张尉听了,脸上忍不住泛起笑意:“那感情好得紧。不过,我原来虽然不说,但一直觉得自己看不到幻象和别人不一样,是一件顶顶不好的事。可是今天,我突然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然后,他把手放在心口上,神色沉静而坚定,“我觉得,我这里一点也不弱,一定会得到剑魂的认同的,我有这样的实力,你们放心吧。”

话落,张尉走到那扇赤铁门前,但见门环兀自轻摇,那门便分向两侧。张尉看见里面一室通明,却什么也看不真切,只觉得有什么力量好像正牵引着他一般,不自觉地便迈步向前走去。

来到剑室之内,他才发觉所谓剑室其实并不是小小一间屋室,而是一座差不多半个御剑堂正殿大小的石屋,石屋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方形深坑,这一室的光亮都是由这坑中所发。他走到深坑边缘,发现这深坑的四壁被凿出了一个个整齐排列的凹槽,每个槽中都安静地卧着一柄隐隐生光的宝剑,而这些微弱的光汇聚在一处,使整个坑中看起来仿若隐藏了一枚巨大的宝石一般,灵光莹莹。

张尉发现每一面的坑壁边缘都有一道陡峭的狭窄石梯向下延伸,他正寻思着是否要沿着石梯走下去,就发觉有一个闪着光的圆盘从坑底升了上来,定睛一看,原来竟是一支金色的莲花座。

那莲花座转瞬飘到张尉面前,他一跃到上面站稳,莲花座就开始缓慢地沿着坑壁向下飘去。

张尉看到一把把宝剑从眼前掠过,每每想要伸手去拿的时候,脚下的莲花座就仿佛得到命令一般停下来。可是,他却总觉得有些迟疑,心中感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一次次地收回了手。

渐渐地,莲花座已经越来越接近坑底,可张尉还是没有做出抉择。这时候,他忽然有些明白过来:那些找到命中宝剑的剑童,一定是凭借心力,感应到了与自己命运相连的剑,而他,则毫无这样的感觉。思及此处,张尉的心猛地一沉。然而未等他再多想些什么,他的眼光扫到不远处的一把古剑,就在那一眼之间,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宿命的强烈召唤。在那样仿若前世今生、血脉相连般的牵引之下,他毫不迟疑地伸出了手。

这是一柄黯淡无光的乌鞘剑,比一般的剑要大上两三圈,大约就是所谓的巨剑了。黄铜的护手和剑柄倒是被磨得闪闪发亮,让人不由怀想,当年究竟是谁人曾手握此剑,仗剑江湖。

张尉深吸了一口气,右手紧握住剑柄,将剑向鞘外一抽,忽见白光一闪,青锋骤现,竟有寒意扑面而来!张尉在心底赞了一声好剑,再一抬眼,已经看到一个和自己面貌相似的少年,站在了他的眼前。

“你是剑魂吗?”张尉迫不及待地问。那和张尉一模一样的少年爱理不搭地挑挑眉毛,权作回答。

“这么说,你认同我是新的主人了?”张尉按捺不住兴奋地问道。“就算是吧。”那少年脸上明显挂着不耐烦地表情,“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只是没想到,却是这么个迟钝的小子。我说,怎么感觉不到你的心力呢?你的内力和体力似乎都很强啊,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我也不知道。”张尉讪讪地笑。他还想再问些什么,那少年已经失了耐性,一挥手,便消失无踪了。

等在赤铁门外的唐谧和白芷薇看到张尉抱着柄剑走出,立时欢叫着迎上前去,围住他同声问:“什么剑?什么剑!”张尉笑呵呵地把剑抽出,只见剑身上刻着“沉风”两字。

白芷薇伸出细长的手指,划过那两个字,轻轻念道:“‘沉风’,倒是和你的‘沉荻’像是俩兄弟。”“可不是,本想多问问,可那剑魂一下就不见了,一幅傲慢的样子。”张尉答道。

唐谧想起自己见过的那个梳中剑魂,便说:“就是,这些剑魂似乎都高傲得很。”然后,她一拍白芷薇的肩道:“行了行了,赶快进去吧,时间可不多了。”

白芷薇几乎是被唐谧推进那扇赤铁门的。她只觉眼前一亮,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一个金色的莲花座已经停在了她的脚边。她略略思索,站了上去,任凭那莲花座载着她沉入坑中。

有一瞬间,她忽然觉得那些安静地躺在石槽中的宝剑好像并非是剑,而是一段段令人神往的岁月经年。沧海桑田,乾坤斗转,这些剑不论曾经陪伴过过怎样辉煌瑰丽的人生,如今却都回到这里,等待命运再一次开始轮转。

就在她若有所思的时候,心里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她抬眼看去,发现面前的两个石槽中分别躺着两把不同的剑。左手的那一柄有着银白色的剑鞘,看上去颇为纤巧,鞘上雕着繁复的祥云纹。右边的那一柄略略长一些,有着很特别的玉青色剑鞘,那剑鞘犹如玉色的大理石制成一般,有青白交互晕染的天然纹路,似乎能看出什么图案,又似乎什么都不是。

白芷薇觉得心里忽生出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两把剑,她可以取走任何一把。可到底挑哪一把呢?她思索半晌,仍是没有答案,于是从怀中掏出一枚铜钱抛向天空,然后伸出手接住那急速坠落的小东西,张开手掌看了看,微微一笑,拿起左边的银白色宝剑。

在剑鞘上那些交叠的祥云之间,她瞧清“雾隐”两个字,心中不由得想:你好啊,“雾隐”剑,你说命运有时候是多么奇妙的东西啊,我们就靠一枚小小的铜钱,就要在一起一辈子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7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