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老板传奇

(点击:210℃)

西街油坊的老板姓曾,叫曾纪山, 很胖。 曾家油作坊很大, 为筒子房, 一头是油碾子, 大炒锅。 锅很大, 锅铲子是方铁锹做的, 一锅芝麻能炒上百斤。拉碾子的骡子吃得肥壮, 浑身冒油似的。碾盘是一块巨大的圆红石, 整天散发着浓香, 据说土改时一贫农刷刷碾盘就撇出一斤多油。 筒子房的另一头是木油榨。 木油榨是用两棵腰粗的山榆制作的, 将蒸好的油料放在一个特制的圆铁环内,上下用草绳丝兜了, 一溜儿十环, 开始挤油。榨油的铁锤又沉又重, 打油工吼着号子, 榨油的声音在夜间能传老远。

曾纪山是颍河南岸上小集人, 世代开油坊。后来生意好了, 就迁到镇上置买房产, 开了个更大的油坊。曾家油坊除榨芝麻油外, 还榨棉油和豆油。油库里有几十口大缸, 上面贴着红方纸, 纸上写着香油或豆油字样。每天早上, 总有几十个油贩子前来贩油, 然后四处串乡, 手敲木梆, 高喊: 曾家油来了!于是, 人们便出来买油,一天能卖几十斤。

曾家在镇北秋树庄上有百亩好地, 每年的油饼一律不卖,全都当肥料撒在地里。他们先将油饼掺土, 泼水, 闷, 等臭气熏天了, 才开始朝地里撒。曾家地里只种两种植物, 一是芝麻, 二是西瓜。由于地肥, 曾家地里产出的芝麻也肥, 个大油多。

西瓜为桶瓜, 一个几十斤, 像水桶, 又沙又甜。每到西瓜成熟季节, 地头处就停满了陈州城和周家口来的瓜贩子。虽然要价高, 但仍是供不应求。 据传当时陈州专署、县衙里的官员也多吃曾家西瓜。 因为曾家西瓜不仅沙甜, 而且是黄瓤儿。黄色历来是尊贵之色, 所以, 颇受仕途之人的青睐。

每年种西瓜的原因, 除去广告效应和赚钱外, 主要原因是曾纪山爱吃西瓜。每年瓜熟季节, 第一个西瓜均由瓜农用红绫系着敲锣打鼓送到府内, 由曾纪山亲手执刀杀开, 让亲朋好友品尝。曾纪山吃西瓜是海吃, 一下能吃六七斤。 因为他胖, 西瓜几乎成了他夏日的主食。为能将西瓜保鲜, 他专盖了三间草房, 用土垒很厚的泥墙, 挖了地窖。房内窖里全是用沙子埋藏的西瓜。据传曾家能把西瓜保存到春节,每年正月初一有一道菜是必不可少的, 那就是油炸西瓜。

除此之外, 每到年底, 曾家油坊还要举办一个大活动,就是让作坊工人背老板,谁若能背着老板在规定的圈儿里转一圈儿, 奖一块大洋, 转两圈儿,奖两块大洋。若是转上三圈儿, 大洋也加倍奖励。那一日, 曾家大院里张灯结彩, 鼓乐齐鸣。工人们都身披红绸带,剃光头, 全体工人放假一天, 曾纪山也剃光头, 穿一身红色绸袍。由于曾纪山体重三百多斤,背他的人一般背一圈儿或两圈儿就大汗淋淋、 气喘吁吁。虽然有众人高喊加油加油,但背的人早已架不住, 有的来不及放下胖老板, 已经是腿脚发软倒在地上,把老曾摔到了一边—— —这就引来了不少笑声和欢呼声, 众人都很开心。这样既能加强主仆关系, 也算发了奖金。凭力气挣钱,众人都心服口服。

这一年,油坊里来了个精瘦的老头儿,很有力气,一口气能挥锤上百下。年底比赛背老板时, 他强烈要求参加。众人都劝他别背了, 连曾纪山也起了怜悯之心, 要账房奖他一块大洋。不想那瘦老头儿什么也不说,背起胖老板就小跑步开始转圈儿。曾纪山浑身的肥肉乱颤颤, 乐得前俯后仰, 大笑不止。最后算账时, 因有言在先, 转到三圈儿时要成倍增长,瘦老头儿赚了好几百块大洋。

不料当天夜里,曾纪山却突然断了气, 这叫乐极生悲, 曾家也没得说,只是那瘦老头儿听说后很害怕,连夜逃走了, 所得大洋一块也没拿。

当几百块大洋又完璧归赵时, 不料想那曾纪山又活了过来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老板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