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在天上飞

(阅读次数:

刮了一夜的风,下了一夜的暴雨。天刚蒙蒙亮,猪形岭上的水牛还躺在床上,便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噼啪”“噼啪”的响声。这响声很大,仿佛在搧人的耳光。接着,屋里的黄犬便狂吠起来。身边的婆娘糯米猛地推了他一把:“死鬼,快去瞧瞧,究竟出啥事了?”

水牛急忙披衣下床,喝住了狂吠的黄犬,开门一瞧,顿时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嘴巴张开塞得进一个大红薯。只见距门口一丈远的洼地里,躺着一条四五十斤重的大鲤鱼,正在浅水里兀自挣扎着,甩动着鱼尾拍打着,搅得洼地里的泥浆四溅。若不仔细分辨,还真以为是一个浑身沾满了泥浆的娃娃在戏水。

水牛惊呆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狂呼一声:“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是的,他近五十的人了,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鲤鱼。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随大山深处的溪泉涨水钻出来的?水牛心里害怕起来。按照迷信的说法,这样大的鲤鱼十有八九已经成了精。鲤鱼精下了凡来到人间,偏偏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水牛急忙扭转身子进屋将婆娘拖了出来。糯米一瞧洼地里的大鲤鱼,同样双眼发直,嘴里倒抽凉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水牛打定了主意。他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干脆先将这鲤鱼精请进家供着,我再下山找人商量怎么处理为好。”于是,两口子花了半天时间,在屋后挖了一个大坑,蓄满了水,然后齐心协力将这大鲤鱼移进了水坑里。

这大鲤鱼进了水坑里后,竟摇头摆尾,浮上浮下,好不快活。水牛夫妇赶紧拱手作揖祈祷:“鲤鱼爷爷,委屈你暂且在此间安歇,何去何从,请你自便,只是不要害了小民!”

这大鲤鱼似乎听懂了他们的话语,竟然甩动鱼尾在水中拍打了两下,似乎在回答:莫怕,莫怕。

说是莫怕,可这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夫妇还真有点害怕。平日听长辈人说过,凡是罕见的动物,罕见的自然现象,都是不吉祥的预兆啊!何况,这猪形岭上就居住着他们单家独户,万一有个好歹,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

夫妇俩提心吊胆地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达成共识,让丈夫下岭去找村主任汇报这事,请他帮忙拿个主意。

村主任史君亭今年六十多岁了,又矮又胖,为人奸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左右逢源,能说会道,兼着本家人众多,所以这“村主任”一职成了他的“铁饭碗”,年逾花甲了仍在掌着“村印”。

水牛赶到史主任家时,他还在睡懒觉。听水牛说出了这等奇事后,他连早饭也没顾得上吃,一把抓住水牛的手就朝猪形岭上奔。来到水牛家中,连糯米递上来的茶水都顾不上喝一口,直奔后门朝那水坑一瞧,还真惊得目瞪口呆,连声嚷道:“水牛,不要说你近五十的人没见过这么大的鲤鱼,就连我六十多的老头子也没见过啊!真是怪事!怪事!”

水牛夫妇一听“怪事”二字又给吓毛了,心口“扑扑”直跳,深恐灾祸降临,不约而同地脱口问道:“主任,你是见多识广的人,这事该如何处置才好?”

史君亭见问,猛地清醒过来,眉头一皱,鬼主意便冒出脑际。他阴阳怪气地开了腔:“水牛老弟,你家无端出了这等怪事,确实让人担忧。这鱼来历不明,不是精便是怪。你们夫妻俩伴着这鲤鱼精在这岭上,我还真担心会出大事哩!弄不好岭下全村人都要跟着你们遭殃!”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