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地方叫“鸡鸣三省”

(点击:65705℃)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文/张笑天

在来到云南昭通前,我还真不知道在云贵川交界有个叫“鸡鸣三省”的地方,听上去很富诗意,给人以无穷尽的联想,引人入胜。那是白云深处的所在,群山环抱,风光险秀,被称为是“枕乌峰而襟赤水,领巴蜀而锁滇黔”之地。从地域上讲,它包括赤水河与渭河交汇处的岔河流域,水田寨、大河滩、扎西皆在其中。这一带山水相望,村寨毗连,水田寨有山叫“鸡啄嘴”、还有鸡鸣山,名实相符,是云南威信、贵州毕节、四川叙永三县交界处,一村寨彼此听得见鸡鸣犬吠。

我从明代大才子杨升庵的《赤虺河行》中找到这样叙述鸡鸣三省的文字:“君不见,赤虺河源出芒部,虎豹之林猿猱路”。在他笔下,鸡鸣三省地方分明是瘴疠蛮荒之地。

使扎西和鸡鸣三省永载史册的,并非由于“金鸡齐鸣,三省皆知”,三省知,天下人并不晓得。真正让扎西扬名的是,76年前的1935年2月,中共中央在这里曾召开过决定中国命运的几次重要会议。偶然的机遇,使名不见经传的扎西成了红色征程上一个闪亮的符号。但这段历史,鲜为人知,连《中国共产党历史》中,也只寥寥几笔。1997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光辉的扎西会议》这本书,诸多党史专家撰文,对扎西会议给予了极高的、也是恰如其分的历史定位。

遵义会议结束了博古的错误路线,毛泽东补选为政治局常委,但因为匆忙北上,急于渡江与川东的红四方面军会师开辟川南根据地,组织上的问题只能说“基本上解决了”,因为博古依然是党的总负责人,毛泽东只作为“在军事上党内下最后决心者”、周恩来的“帮助者”身份出现,而且遵义会议决议也没有最后通过,广大指战员还不知道遵义发生了什么惊天巨变,直到在扎西召开干部会议由张闻天传达遵义会议精神时,连时为中央红军地方工作部长的李维汉也才第一次听说遵义会议内容,并喜悦地说“解开了我思想上许多疑团”。杨尚昆后来撰文称,“2月5日到了鸡鸣三省这个地方,常委决定闻天同志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这是在当时条件下党的集体意志作出的选择,他的任职保证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指挥,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

其时红军北上受阻,土城一战,损失惨重,毛泽东说“也可以说是个败仗”。在强敌扼守长江之际,渡江计划已不可能,中央决定向鸡鸣三省的扎西集结,这就造就了扎西的历史地位。遵义会议所作的决定中,关于“常委中再进行适当分工”和“指定洛甫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两项议定而没来得及完成的大事,都是扎西会议落实的。

年2月5日,在扎西县境内水田寨的花房子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作中央的总负责人。用周恩来的话来说,“当时博古再继续领导是困难的,再领导没有人服了,毛主席主张应该让张闻天做一个时期,人总要帮嘛”。

于是博古“撂挑子”,有趣的是,这是真正的“撂挑子”。因为当时总负责人保管的中央文件、印信等,全装在几个铁皮箱子里,由战士一路从瑞金挑过来,如今是张闻天接过了这象征权力的挑子。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