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花图

第一章杀手一梅

一梅是一个很有名、很无情的杀手。

有人说,她的剑已经脱形入神,甚至不在无忧楼主之下;也有人说,她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有人说,她正方青春年华,美艳逼人;反过来,也有人说,她已经年过不惑,鬓发生星。

一梅是一个杀手,传说她在杀人的时候,身束玄衣,不露面目。但是人人都知道她的剑:窄身、薄刃、通体墨黑,乌而无泽。不过这把剑的名字,偏偏叫做含光。

据说一梅杀的第一个人,正是当年名震东南的翩翩佳公子乌衣峰。

当年的乌衣峰,倾倒过多少情思萌动的姑娘,仿佛天下所有的豆蔻少女,都知道乌公子的那柄铁面山水扇。然而乌公子的铁面山水扇,没有挡住含光剑的第十五招。

那时候一梅还没有名气,主顾只肯出二十两银子。于是那二十两银子,就买断了无数少女的春梦。

乌公子暝目前轻轻一叹:“可惜了,这样的女人”

像她这样的女人本不多见。

柳丝迎画舸,水镜写雕梁。

雕梁小楼的这幅楹联,用的是蛟龙乱飞的草书,刻在两块黑沉沉的木板上。只有识货的人才知道,这一笔难以辨认的草书,竟是三百年前那’位只活到三十一岁的书圣遗留的墨宝;这两块不起眼的木板,竟是极南的密林里面几百年方才出产一根的珍稀黑木。

柳天易坐在铺着毛皮褥子的檀木大椅里,稳健的手指托着一个玉瓷茶盏。他的动作很轻柔,也笑得很轻松,好像是从心的深处微笑了出来。

无论是谁,坐在这么一个精致而温暖的小楼里,喝到了这口用最清冽的山泉泡制的顶级毛峰,都会像他这样心满意足地微笑起来。

何况现在有个很有名气的女人投上了拜帖,正要求见于他。

雕梁小楼有六房美姬,环肥燕瘦,个个莺声燕语、姿态袅娜。这样的美姬百年难遇、千金难求,柳天易却一举坐拥其六。他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在这种风雪之夜,温暖的小楼里面,理应怀抱美姬,消磨良辰。

虽然如此,他却难以拒绝这张粗陋的拜帖。这拜帖仿佛有种魔力,战胜了六个人间绝色的温柔。而拜帖上的署名极普通、极实在:一梅。

一梅实在也真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她穿着市井姑娘穿的布衣,脸面上围着一块麻布,露出平平无奇的眼睛。只有腰间悬挂的那柄乌而无泽的含光剑,勉强证实了她的身份。

一梅的眼神在雕梁小楼里转了一转,客客气气地道:“柳爷,你好。”

柳天易皱起眉头,问道:“你就是杀手一梅?”

一梅道:“我就是一梅。”她回答得挺老实,却又有点儿诧异,那意思仿佛是,我不是一梅,那又是谁?

柳天易轻咳了一声,很坦率地道:“我原来以为,像你这样有名气的杀手,应该更有杀手的味道。那么,你来见我是为?”

一梅笑道:“柳爷,明人不说暗话,‘雕梁小楼,万宝俱有’,来找您柳爷的,有几个不是为了钱?”

柳天易呵呵一笑,道:“你一个女人,倒也爽快。”

一梅道:“柳爷这话说的,难不成还有规矩,只准男人爽快?女人的好处,原本你们男人也想不明白。”柳天易抬起眼睛,在她脸上打量了打量,笑道:“别的女人不敢说,杀手一梅,我知道任谁也不能小觑的。”

一梅轻晒道:“多谢您瞧得起我,可惜我做生意还真不似柳爷这么精明,若不是因为我的小买卖这次亏了,连吃饭钱都没了,也不会接这单生意。”柳天易却不动声色,淡淡地道:“错了,错了。”

一梅有些诧异,问道:“哪里错了?”

柳天易保养得极好的手指抚摩白着玉茶盏,用漫不经心的语气淡淡地道:“你怎么知道你定能接这笔生意?”

一梅把那平平无奇的眼睛睁大,想了半天,问道:“我怎么就不行?”

柳天易道:“从六月初八起,到今天正满半年,这小楼里一共来过三十五个杀手。这三十五个杀手中,敢接这笔生意的一共才五名,个个是你们这行里顶尖厉害的角色。现如今,这五个人已经全部死了,找到尸首的有两个,找到零碎尸骨的有两个,剩下的一个,连尸骨都已经寻不到了。”

一梅笑道:“柳爷说的,也错了。”

柳天易奇道:“哪里错了?”

一梅道:“既然是顶尖厉害的角色,那就只有一个,怎么会有五人之多?”柳天易不禁失笑,淡淡嘲讽道:“难道那一个人是你不成?”

一梅道:“虽然我不是顶尖厉害的角色,不过,我一定比他们强。”

柳天易道:“此话怎讲。”

一梅笑了起来,道:“他们已经死了,我还活着。难道我不比他们强么?更何况,我的买卖,十有八九,不会失败的。”

柳天易盯着她的眼睛,然而一梅只是微笑着。她的脸上蒙着麻布,笑容是从眼睛里面露出来的,好像白花花的酬金已经稳妥地装进了口袋。

于是柳天易叹了口气,让步似的说道:“无忧楼主。你要去杀的,是无忧楼主。”

一梅的眼神迅速地起了变化。

哪怕江湖上排名前十的剑客一起在身后追杀她,哪怕他们的剑已经刺进了她的身体,她的眼神也不可能有这么迅速的变化。

可惜柳天易说的是无忧楼主。

江湖上,每个时代总有一些传说。比如独孤求败,比如楚留香,比如西门吹雪,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过,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都只是传说。

一个传说,或者说,一个传说中的男人,总是出尘而神秘、潇洒而英俊,总是春闺的梦里人。无忧楼主就是一个传说。

无忧楼主的剑,名叫美剑。然而没有人知道他的剑有多么美;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剑法有多么美。或许曾经有人知道过,只不过那些人在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既然如此,美剑的美名怎么会流传江湖?这一点也没有人知道。

所以,美剑无忧,是一个传说。传说无忧楼主的美剑,正像斜阳冉冉春、烟里丝丝柳;如天虚鸣籁,如梨云梅雪,如春风烛影,如孤酒轻燕如世间一切可以想象的美。美到让你死也心甘情愿。

一梅终于轻轻叹了口气,对柳天易道:“无忧楼主这样的人,你何必与他结仇?”

柳天易道:“人人都不能与他结仇,我却可以。”

一梅将眉毛一挑,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有钱。”柳天易微笑道,“无忧楼主不一定是江湖上武功第一的人,哪怕他现在是,将来总有退落的一天。但是,我永远是江湖上最有钱的人。有钱,就可以买最好的杀手,雇最好的保镖——实际上,钱的妙用,无论谁都说不完全。你说是么?”

一梅点头道:“是。”柳天易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就像你,你来到雕梁小楼,也是为了我的钱。”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0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