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一九三八

(点击:449℃)

张保国是无线电爱好者,大学毕业后鬼使神差地分到了市文化局,在文史档案室工作。

三八节,局里组织大家到当地歌乐山游玩,单位多是女同事,男的顺带也去了。保国不合群,很快落在了后头。正走着他抬头一看,前面有座“风雨亭”,这时,山里又起了雾,透过云雾保国看到了奇怪的现象: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正惊讶间,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保国只好跑进亭子躲雨。就在此刻,一个滚雷击中亭子,他顿时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眼,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盯着他:“说,派你来的任务是什么?”保国乐了,原来正碰上人家拍戏,自己抢镜头了。正想着,旁边的士兵一枪托砸得他两眼直冒金星。

“你们干吗打人?”保国怒吼道。

“打你咋了,我还毙了你呢!”军官气呼呼拔出手枪,一脚踹翻了保国。保国气不过正要还手,刚举拳头便愣住了:在歌乐山上可以俯视整个重庆市,而此时眼前的重庆却全部变了样:车水马龙的内环高速不见了,甚至市内最高建筑世贸中心大厦也没了踪影。放眼望去,除了密密麻麻的破旧木屋,便是满街步行的市民,这景象跟史书上的黑白照片一个样!

“这是哪,什么时候?”保国禁不住问道。“重庆,1938年,记住了,明年就是你的周年!”听罢那人的回答,张保国倒抽一口气——自己竟穿越到了70多年前的世界!虽说他也不信什么穿越,但自己确实是穿越了!尽管他拼命解释,但军官根本不听那么多,下令将保国拖出去毙了!

这时,一个戎装女子制止了军官。从对方交谈中张保国得知,军官叫陈浩天,是重庆地区安全防卫司令,女子是他女儿陈秀娟。“这人没准是共产党派来的。”陈秀娟掏出一张百元钞票,上面印有毛主席的头像,这是从保国钱包里找到的。陈浩天一看也犯难了,当时正值国共合作,枪口一致对外,陈浩天也生怕杀错了人,便将保国押往指挥所。

到了山顶指挥所,保国发现里面的人忙碌个不停,这时一个谍报员背着电台在院里不时调整角度报告说,还没测到日军信号。保国瞅了眼电台,却扑哧一声笑了:“你这台老掉牙的C-3电台,波幅短,功率仅有30赫兹,靠它拦截电波几乎是做梦!你找台收音机来,保你们收到信号。”

尽管半信半疑,陈浩天还是命人找来收音机。保国轻车熟路地拆下里面的电子管,装进电台。保国不爱交往,下班就在家捣鼓无线电,再复杂的电路板他都玩过,何况这种老古董电子管。很快电台就弄好了,谍报员戴上耳机,刚拧动按钮,脸上便露出了惊喜神色:捕捉到了日本人的信号了!接着他在纸上记下了一组组的数字。

然而放下笔,谍报员却满脸茫然,失望地直摇头。“鬼子用的是二次加密密码!”一时间,现场静得难受。保国猛然记起,史料中记载,1938年春,当时日本人对重庆围攻时,负责密码工作的是一个叫龟本的日本专家。这人是个诗词爱好者,对俳句和中国诗词都有研究,尤好着名日本诗词作家松尾芭蕉的俳句合集,喜欢利用俳句和诗词的规律编密码。于是,保国让谍报人员用俳句破译试试。对照着松尾芭蕉俳句合集,第一个谜底出来了,是首中国唐诗人柳宗元的《别舍弟宗一》。

这不是首七律诗吗?可它代表啥意思呢?俳句是5、7、5固定格式,由此类推,那七律的固定格式又是什么呢?保国自言自语地说:“是平仄!”

果然,根据唐诗的平仄规律,第二个谜底也出来了:鬼子中有一支由特种部队组成的暗杀队伍,潜入重庆后山密林,目标直指黄山官邸。黄山官邸,那可是国民政府最高统领的住所呀。看着情报,陈浩天不敢再耽搁,命人盯住保国,匆忙报告去了。

当晚陈浩天面带喜色跑进来,正如情报所说,鬼子派出一支五十人的暗杀队伍,身抹雄黄潜入密林。幸好及时掌握了情报,这支队伍被消灭了,鬼子无一逃脱。

“张先生,谢谢八路军派你来帮了我们大忙,你真是间谍奇才呀。”陈浩天感激地说。

打这起,陈浩天不再认定保国是日本人,但他的活动还是受到限制,不能离开歌乐山。

这天夜里在保国帮助下,谍报员又截获一条密码,日本气象专家预测重庆第二天会放晴,鬼子将在下午三点轰炸重庆。

“要不,我们用日本人的波段发个假电报,让轰炸中队取消行动?”陈浩天提出自己的想法。

保国摇了摇头,这样一来就等于告诉日本人,我们掌握了对方的密码。

“鬼子的飞机是从哪飞来的?”保国问。“武汉。”望着地图,保国大脑飞速运转着,电视里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出来。“有了!”保国兴奋地一喊。

下午三点钟,重庆上空不见一丝浮云,这是轰炸的最佳天气。鬼子六十架轰炸机,呈品字形、三个梯队铺天盖地奔袭而来。重庆城已隐约可见了。

突然,前头飘起了云雾,鬼子早就精心预测过,这天绝不会有雾气出现的,领航的头机也傻眼了。云雾越来越浓,飞机几乎是摸着前进的。“砰”一声,一个飞在靠边的倒霉蛋竟自个撞到山梁,飞机顿时成了一团火球。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又一架轰炸机撞山了。“返航,马上返航!”领航机惊慌失措发出了命令。在浓雾中根本看不到路,再往前只有撞山的份,鬼子只好把炸弹一扔,掉头返航了。

刚飞到黄草山上,一排高射炮弹猛然射上来,前排数架飞机同时中弹,如同折翅的乌鸦直坠下去。

这一仗打得是扬眉吐气,仅靠30门炮,击落敌机20多架,再加上撞山和混乱中相撞坠落的飞机,近30架!以往可是一个月也打不下10架飞机呀。

“你咋想到这法子的?”听到捷报后,陈浩天高兴得合不拢口。

保国笑,碰巧前几天他手机收到条微博,说是城郊农民焚烧秸秆,浓烟挡住了飞机视线,害得客机无法降落。

大破日本人的轰炸中队,陈浩天对保国另眼看待了,还派陈秀娟来照料保国的生活。

这夜保国从外头回来,抬脚刚要进门,全身毛孔顿时就竖起来:一条剧毒的眼镜王蛇,正虎视眈眈盯着保国,随时会扑上来。保国吓得脸色灰白,却又无力迈开步子。

唰,一把锋利的匕首扎中蛇头,毒蛇瘫软下去。“想不到大英雄竟会怕小蛇。”是陈秀娟,她救下了保国。保国尴尬地说:“我们那儿一条蛇都没有。”秀娟瞪大眼睛:“不可能!”保国便一五一十告诉她,几十年后的中国,到处是高大的楼房,宽敞的道路,人们安居乐业,至于毒蛇,都关到动物园了。

“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我还是信。”秀娟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保国,保国被看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