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铁板沙

一 狂风乍起,

到手的黄鱼逃了

江苏北部沿海,有个吕四渔场。每当春季来临,就有大批小黄鱼来到这片浅海繁衍后代,于是附近的渔船,便不失时机地赶到这里捕捉。但是这片海区的地形非常复杂,涨潮时汪洋一片,浩瀚无际。落潮之后,海水退净,于是海底便袒露出来。这时才能看得清楚,原来海底是坑坑洼洼的,暗礁、深沟星罗棋布,简直是一个水下迷宫。有关部门还未曾来测量过,也没有出版过一张权威性的海图。这里的天气也是变化无常,天气预报往往不准。常言道,无风三尺浪,有风浪三丈。在这里吃过苦头的渔民们,干脆把吕四渔场改叫为“老虎洋”了。

这是1959年的春天,一艘名叫“蛟龙号”的江苏机帆渔船,也如期赶到了吕四渔场。船老大名字叫陈心海,他还年轻,才三十岁年纪。一般来说,海上当船老大非同小可,必须经过多年的海上磨炼,才能具有一定的胆识和经验。因此按论资排辈来说,还轮不到他当老大。但是他的师傅王老大年事已高,而且得了重病,正在医院里治疗,实在没法出海。谁能顶替王老大呢?排来排去,没有合适的人选。一年之计在于春,捕鱼的春汛更是一刻值千金。总不能把船停在港内吧,那损失可就太惨了。没有法子,最后还是王老大出面,推荐他的徒弟陈心海来顶替。

多年以来,陈心海一直跟着王老大。因此王老大心里有数,从技术上来说,陈心海完全具备一个船老大的能力。但是这个提议却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理由是陈心海在政治上不合格,因为他头上还有一顶坏分子的帽子呢。近来东南沿海不太平,蒋介石在叫嚣要窜犯大陆,又怎能让一个坏分子当老大呢!

王老大是渔业大队副队长,在港内又有很高的威望,由他出面担保,当然也就通过了。为了保险起见,单位还特地派保卫科科长跟船出海。由他亲自督阵,这就做到万无一失了。

保卫科科长名叫尹得法,与陈心海曾经同在一个学校读过书。离开学校之后他当了兵,入了党,为人精明强干,不久在部队提了干。他有个未婚妻,名叫王家珍,在渔船上当司机。他复员之后,就主动要求来到渔业大队工作。来到单位之后,因为政治条件优越,他顺理成章地当上了保卫科科长。

但是,这次“蛟龙号”居然让陈心海当老大,这是尹得法万万想不到的。因为他的妻子就在这条船上当司机。在上中学的时候,王家珍跟陈心海曾经是一对恋人,他怎能放心得下?所以这次出海其实是他主动要求的。

陈心海当然知道自己的处境,起初不敢承担这个老大的重任:万一有什么差池,吃罪不起啊!但是再想想,不服从又不行,会说他故意刁难,对抗领导,这不又是一条罪状吗?一顶帽子就够他受用的了,难道还想再加一顶吗?在那个时候,要给人加上一顶帽子,真是易如反掌!陈心海左右为难,最后还是王老大再三做工作,他这才勉强同意了。

出海之前,王老大把陈心海叫到医院,他要把出海的事宜做个交代。当陈心海走进病房的时候,看见王老大半躺在床头。同时还看见王清秀,她旁若无人地坐在床边。陈心海见到她,顿时有点局促不安。他轻声慢语地叫了声师傅,然后便低垂着头,愣愣地站立在一边。

王清秀是王老大的女儿,四方的脸庞上,有对纯净透明的大眼睛,显得她聪慧灵秀,落落大方。她在海洋测绘学院读书,即将毕业了。

王老大从床头拿出一卷图纸,交给陈心海说:“你把这些海图带出去。”陈心海接过海图,感觉手中沉甸甸的,这是师傅带领着他,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才得来的测量记录,他视如珍宝。

“海洋测绘学院的老师们看了,认为这些海图很有价值。”王老大接着说,“他们要求我们再仔细核对一下,准备作为教学参考资料,这倒是件大事。秀儿学的就是这个专业,所以这次也要求出海。”陈心海听了,有点意外,他脱口而出:“她也出海?”坐在一旁的王清秀忍不住了,拉长了调门说:“陈老大,不欢迎呀?放心吧,我不会成累赘的。”陈心海被她戗了一句,无以答对。王老大便打圆场道:“秀儿,怎么这样说话,你初次出海,还要指望你师兄照顾呢。”王清秀撇了下嘴,哼了一下,便不再作声。

王清秀跟陈心海曾是同班同学。而陈心海家境贫寒,上不起大学,报考了水产学校。毕业之后,上了渔船,跟着王老大学驾驶,所以他和王清秀成了师兄妹。先前在家的时候,他俩的关系一直很亲密。平时王清秀见了陈心海,总是师兄不离嘴,有时高兴起来,干脆亲昵地喊他“心海哥”。

王老大知道女儿的性格,大大咧咧,心直口快。而陈心海性格内向,为人厚道,见了人总是那么腼腆。王老大心想,他俩倒是很般配的一对。同时他察觉到女儿对陈心海也有那个意思,于是试探着向女儿提起这事。但女儿噘着嘴说道:“老爸,你就别操这份闲心了,说不定人家早有意中人了。”

王老大听女儿话里有话,后来就没再提起此事。再后来,传出了陈心海与王家珍的桃色新闻,王清秀心中既失落又愤恨。失落的是一线希望终成泡影,愤恨的是陈心海竟然做出这等丢人之事,叫做师妹的脸面往哪儿搁?因而从此对他不理不睬。

陈心海受了王清秀的冷落,一腔幽怨,无以言表。听完了师傅的交代之后,他便讪讪离去。

“蛟龙号”刚到渔场那天,上午还是晴空万里,风平浪静。可是到了下午,突然乌云翻滚,狂风大作。正在紧张捕捉小黄鱼的渔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怪风吓蒙了。还没回过神来,肆虐的风暴已折断了桅杆,卷走了篷帆。渔民见势不妙,只能弃网逃命。

二 随风飘荡,

渔船迷失了航向

刚到渔场,就遭遇了一场风暴。陈心海心里想:老天爷也拣软柿子捏,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呀!

他见风暴来势凶猛,不敢怠慢,就果断叫船员们赶快拔起渔网,然后他操纵船舵,急匆匆掉转船头,准备向深海方向驰去。当时他头脑很清醒,只有闯入深海,才能避开在沙滩上搁浅的麻烦。可是狂风像个恶魔似的,阻挡了渔船掉头,排山倒海的巨浪猛烈地冲击着船舷。船身被震荡着,剧烈摇摆,使得船舵失灵。陈心海无法控制航向,渔船只能任凭着风浪,随波逐流。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远处有几盏灯火,忽隐忽现。陈心海站立在驾驶室内,心急如焚,用指南针反复核对渔船漂流的方向。他断定,船在朝西而行,也就是说,在向苏北海边飘去,令人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在一般人看来,到了海边就可以上岸了,这是一件好事啊!殊不知,越是靠近岸边,那里水位越浅,浪头越高。这么大的海浪,没等船到岸,就被摔碎了。现在船被强劲的东北风吹着,速度非常快,还不清楚自己的船现在究竟在什么方位,离岸边到底还有多远此时陈心海心里也没底了。他焦急地思索着,怎么办?忽然眼前一亮,他想到了那张海图,大声喊道:“老冯头!赶快叫秀儿把海图拿上来。”出海之后,他把海图交给王清秀保管。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0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