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斯德哥尔摩男人

(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通常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会经历以下四大历程:恐惧:因为突如其来的胁迫与威吓导致现况改变。害怕:笼罩在不安的环境中,身心皆受威胁。同情:和挟持者长期相处体认到对方不得已行为,且并未受到‘直接’伤害。帮助:给予挟持者无形帮助如配合,不逃脱,安抚等;或有形帮助如协助逃脱,向法官说情,一起逃亡等。)

命运

在清水街遇到龙岩时,阳光清脆。

喧嚣的人群中,我们的脸兴奋得微微泛红,我看清龙岩右耳戴着一只小小的耳环,我捂着嘴笑了,我说,你还好这个?

那一刻,我不知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命运大手会挖怎样一个陷阱等着我。

龙岩是我的旧同学。初中时,给我写过情书,那时我慌张得像只被狗盯住的小鸡,情书落到了班长手里,班长交给了老师。老师让我交代龙岩还有什么流氓行为,我搜肠刮肚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一条,他给我烟抽。

这条就足够了。义务教育,学校不能开除龙岩,却有各种方法让龙岩这匹害群之马自动退学。

龙岩收拾东西走的那天,我在走廊碰到他,他盯着我瞅了好半天,他说:唐凝,你等着,我会把你追到手。

话说得有些恶狠狠。我打了个冷颤,转身离去。

那之后,我做过很多噩梦,梦见龙岩对我说我是他的人。很奇怪,梦里害怕,但醒来,心里却有一点点怅惘。

洗澡时,站在镜子前,看着一点点绽放的身体,想到龙岩,会脸红心跳。

日记里写的爱啊恨啊的话也都是写给龙岩的,很多次我恨自己为什么那么胆小,如果不胆小,像班里很多同学一样,或者我们可以上学放学偷偷地拉拉手。

一晃八年过去了,我谈了两场不成功的恋爱,终于成了干物女。

龙岩已然不是当初那个桀傲不驯的青涩少年,他目光深邃,有些颓废的气质。他说他现在有个美术工作室,靠卖画为生。

两条平行线,遇到,打个招呼,然后他向左,我向右,各自奔向各自的生活,很多人都是这样。

可是,那天龙岩要了我的电话号码。他说:唐凝,还记得我原来说过的那句话吗?我要把你追到手。

龙岩没有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也没问我在做什么,他只说他要追我。

离开清水街时,一整天,我都觉得有一件好事在等着我,就像小时候在外面玩,总惦记着老爸回来会带来栗子蛋糕,是期待。

画室

龙岩的所谓工作室,不过是一个破烂的旧车间的一间屋。里面支着一张床,床上乱糟糟地堆着一床被子。地上到处是画布、颜料,还有一些未完成的画儿。我翻看时,被龙岩拉住了,他说他不喜欢别人看他没完成的作品。屋子的东南角放着一台旧电脑,电脑开着,桌面上是乱七八糟不规则线条的画。

看得出龙岩的生活过得并不怎么好。龙岩跟我说起这些年的经历。从那所初中退学出来,上了个职业中专,学美术设计,他说什么狗屁美术设计,教他的老师整天就知道围着班上的漂亮女生转。龙岩骂人时,眼里有冷冷的光。

中专毕业,做了两年装修,帮人家在墙上画画,累得跟驴似的,有上顿没下顿。他说,然后就当艺术家了。说这句时,他笑了一下,使劲吸了一口烟,把烟头踩死。

我站起来抱住他的腰,我问他是不是恨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或者他现在就是中央美院毕业了。

对女人来说,同情跟爱情只有一纸之隔。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